>>>福建日报>9     2003年4月23日  星期
“东方木乃伊”何时归故里?
本报记者黄如飞 通讯员刘丽英

  一尊“稀世国宝”流失日本92年,这就是被美国人称为“东方木乃伊”的“肉身和尚”。今年3月,漳州市部分政协委员提议,将这尊极具人文、科学、经济价值的“稀世国宝”请回漳州——

                     千 年 不 朽

  在日本总持寺,供奉着一尊“肉身和尚”,即高僧圆寂后不腐之肉身。这尊堪称世界独特的“肉身和尚”,被美国人称为“东方木乃伊”,日本学者则认为超过埃及木乃伊,因为其不需要特殊处理,在日常的环境中,历经千年烟熏依然不朽。

  美国学者乔治·亨特在《再会祖先》一书中写道:“只见禅师盘腿如坐,双目有神,俨如活人。一般木乃伊的保存,是人工药物制的‘躯壳’,并不太奇。但暴露于空气中的肉身千年不朽,实为世界惟一奇迹。经检查,禅师腹内无污物,体内渗满了防腐药物,嘴及肛门均被封住,这些可能都是肉身不朽的基本原因。至于他临终前饮用的大量汤药究竟是什么草药,已经无从考究了。”

  他认为,古尸在古墓中能长期保存下来,有两种状况。一是人为条件,二是自然条件。人为条件主要是棺椁深埋、密封、缺氧,自然条件主要是干燥。深埋为古尸创造了一个恒温环境。密封使古尸与外界隔绝,棺内的木炭、石灰既为环境干燥创造了条件,又有杀菌作用。长时期的缺氧抑制了大部分好氧菌的生长,以及人体脂肪的氧化。在标本室内长期保存古尸,必须创造与此相类似的环境。而“肉身和尚”却不具备这两种条件,确实不可思议。

  “肉身和尚”最早收藏于京都大学博物馆,1916年,被当作佛门高僧“无际大师”在日本大正博览会出现;1930年,日本东京至青梅铁路开通,“肉身和尚”被请到青梅石头山寺庙供奉;1961年日本早稻田大学巨资购入,变神像为科研材料,由安腾更生教授组建“肉身”研究室;1975年应日本佛教徒请求,转到横滨市鹤见区佛教寺院总持寺供奉。

  多少年来,日本学者对“肉身和尚”进行了深入研究,依然未能解开其千年不朽之谜。

                     窃 自 漳 州

  1975年6月20日,香港《快报》公开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这尊供奉东瀛的“肉身和尚”并非日本高僧,而是中国的唐朝高僧!

  媒体报道的依据是当年窃取“肉身和尚”的日本牙医山崎彪于1924年所写的《无际大师之由来》一文。山崎彪在文章中辩解说:1911年,他在中国行医期间,由于“担心中国辛亥革命的战乱”将“肉身和尚”毁于一旦,因此从中国漳州活佛宫将“肉身和尚”“运回日本保护”。

  山崎彪的说法,引起人类学研究人士和佛教界的重视。

  那么,“肉身和尚”窃自漳州的依据何在?

  为查证此事,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滕颖教授往返中国与日本之间,寻访佛教寺院,查询相关资料。1995年,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吴立民还两次专程到漳州调查。出人意料的是,一位退休老教师找到了“肉身和尚”是山崎彪窃自漳州的证据,并找到了活佛宫的确切遗址。

  他,就是今年已经77岁的漳州工业学校退休老教师黄戴德。

  今年4月7日下午,老黄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于1997年4月偶然看到吴立民的文章,心中百感交集——漳州有这么一件稀世国宝流落他国,而确切地点活佛宫在何处却始终未明,身为漳州人,自己应主动承担起调查的责任。通过走访,线索逐渐明朗。一位老先生告诉黄戴德,少年时候听说过供奉“肉身和尚”的庙宇是在步文镇玄坛宫村,当地人称之为“和尚干”。黄戴德便准备好照相机和录音机,直奔玄坛宫村,对所有的调查访问进行了照相、录音、记录。村民林阿周告诉黄戴德,本地人都将“肉身和尚”称为“和尚干”。村里93岁的唐快老大娘,是当时惟一健在的亲眼目睹过“和尚干”的见证人(如今,唐快老大娘已去世)。村民林满池记得,母亲陈李颂生前常对自己说:“‘和尚干’被偷那年,正好你大哥木桂出生。那时,你大哥还未满月。”林满池大哥木桂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1911年6月9日,据此推算,“和尚干”被窃时间应是6月9日至7月9日期间的某一天。陈李颂说过,“和尚干”被偷那天早上,她刚起床做早饭,忽见庙中灯火通明,不久又灭了。这种异常景象使她心生疑惑,忙进庙察看究竟,这才发现“和尚干”不见了。她家距供奉“和尚干”的活佛宫只有“50步左右”的距离。陈李颂还说,不久后,原在村中“补牙齿的日本人”也不见了。

  1997年4月,黄戴德给吴立民写信,告知初步调查结果——“肉身和尚”的祖地应在漳州玄坛宫村。“肉身和尚”被偷后,因无佛可供,活佛宫后来也失修倒塌,木制神龛经多年风雨侵袭后,于1960年毁于洪水,遗址上只留存一块“拜石”。

  漳州市龙文区政府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对活佛宫遗址进行考古挖掘,终于证实“肉身和尚”祖地就在龙文区步文镇步文村玄坛宫自然村。

                     身 世 之 谜

  1985年,日本总持寺负责人斋藤信义表示愿归还“肉身和尚”的意向。同年,日中友好协会事务局局长酒井诚专程来华与中国佛协洽谈送还“肉身和尚”事宜,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平山郁夫也专门给当时还健在的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赵朴初来信,表示归还“肉身和尚”的条件已经成熟。日本方面要求拿出能够确定“肉身和尚”归属的确凿证据,并委托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日裔专家藤颖教授负责“肉身和尚”的祖地、身份鉴定工作。

  1993年10月,“无际大师”生前所在地——湖南南岳衡山南台寺向日本方面提出要求,希望迎回“无际”和尚肉身供奉。湖南方面的依据是山崎彪在《无际大师之由来》一文所说,“肉身和尚”身上挂有一块木牌写着“石头希迁(唐朝皇帝谥封为无际大师)”四个字,因此断定肉身和尚即中国唐朝的无际大师。

  1996年,时任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的吴立民曾到南岳调查,找不出任何与和尚肉身被迁运有关的痕迹。而宋代陈田夫在《南岳总胜集中》提到:在南岳庙以西15里的楚宁寺是无际大师遗骨之处。可见,无际大师并未留下肉身。

  1997年,漳州市辗转向日方提出要求迎回“肉身和尚”供奉。那么,“肉身和尚”生前是漳州本地和尚吗?初步结论是:非也。滕颖教授认为,日本专家在“肉身和尚”手臂上发现了流行于汉唐时代的苎麻,据此推断“肉身和尚”的年代相当古,应是与“石头希迁”大体同时代的另一位高僧。据调查,漳州供奉“肉身和尚”的活佛宫极其简陋,但木龛却十分精美。据此推断,“肉身和尚”是在路过漳州时,护送的和尚只能临时搭建一个简陋寺庙供奉,准备以后继续搬迁。

  至于“肉身和尚”为什么会被混同于无际大师,有待专家学者进一步探讨。

                     何 时 归 来

  2001年,漳州南山寺向日本总持寺写信,希望能请回“肉身和尚”。从此开始,就有政协委员以各种形式呼吁,并与佛教协会一起讨论以什么形式进行,准备工作也进入了较为实质性的阶段。

  2003年2月10日,漳州市政协常委、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漳州南山寺住持释普法和漳州市政协委员庄宗沛写出一份提案,希望漳州市成立相关机构请回“肉身和尚”。

  释普法说,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25周年,可以此为契机做好这项工作。由于在日本的信众很多,“肉身和尚”回到漳州后,将会促进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与交流。

  漳州市政协社会法制委主任林世芬说,漳州市政协就此已多次召开专题会,有关领导对“肉身和尚”回归表示了高度的关心。

  现在,漳州市的佛教界正从财力、物力方面配合政府工作,积极准备迎请“肉身和尚”。

                  

             图①:滕颖教授带来的“肉身和尚”照片。1916年摄于日本。

                   

                       图②:村民向记者指点活佛宫遗址。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做任何链接和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