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6     2003年2月26日  星期
辽宁葫芦岛恶性杀人案带来的思考
连杀13人,为何无人制止?
新华社记者 范春生 王炳坤

  2月23日下午,辽宁葫芦岛市连杀13人的犯罪嫌疑人郭忠民在警方的围堵下,吞喝农药自杀身亡,至此,节后这起震惊全国的特大杀人案终于告破。

  23日下午1点45分,葫芦岛市绥中县公安局接到叶家乡叶家村农民李洪生举报:“刚才,曾在葫芦岛杀死13人的逃犯我看见了,他管我要钱,我说手头没有,得出去借,然后我就骑车出来报警。”

  在绥中接警的同时,辽宁省、葫芦岛市追逃工作组一行人正在绥中布置抓捕任务。大家得到消息后,马上拉网式向目标现场逼近。在警车围住郭忠民时,郭忠民见势不妙,随手抄起放在车筐内的农药喝了个精光。干警们忙将其他送往医院抢救,但不到10分钟,郭忠民就毒发身亡。

  郭忠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多大的仇恨让他如此凶残?血案背后还隐藏着什么?在案发后的第三天,记者来到山坳中的小村高和尚沟,逐渐揭开了一团团谜雾。调查中记者发现,这起惊天血案的背后,竟只是两垅大棚地的纠纷。缘由之简单,后果之悲惨,发人深省。

平均6分钟杀1个人

  杨郊乡高和尚沟屯隶属葫芦岛市连山区,从葫芦岛市内驱车向西北行驶将近一个小时,就来到了这个只有100多户人家、人口不足500的小山村。村子面积不大,被一条公路分为南北二处。北村人口较多,老百姓的房屋只有北村的四分之一,农民多是菜农,建大棚卖鲜菜使他们的衣兜早早鼓了起来。

  宁静的小村多年来相安无事,突然一天,在菜农之间刮起血雨腥风,一切来得如此突然,让祖祖辈辈在此繁衍生息的人们始料不及。

  2003年2月18日早晨,平时话语不多、外号“郭老蔫”的郭忠民将老婆和两个孩子打发到城里的大姐家后,一反常态,没去自家大棚收拾蔬菜,而是磨起刀具来。他先将一把常用的钝刀磨得寒光闪闪,又找出一根碗口粗的木棒,剁成三棱状,还削尖了一端。一场即将到来的屠戮,在郭忠民的手下悄然准备着。

  下午15时刚过,郭忠民就手执尖刀木棒,开始了他的杀人表演。最先遭殃的是同村62岁农民刘长瑞。由于一年前的土地纠纷,刘长瑞一直要郭忠民赔偿一笔钱,这倒成了郭忠民将刘某骗到自己家中的借口。

  “老刘,你到我家一趟,我给你钱,咱们不要闹到法庭上。”平时见人一笑的郭忠民郑重其事地对刘长瑞说。刘老汉根本想不到这是一个圈套,兴冲冲地跟郭忠民走了。在郭忠民家门口的厕所旁,郭忠民一刀割断了刘的咽喉,防备不及的刘长瑞还没来得及喊声救命就倒了下来。杀完人后,郭忠民用几片草席草草掩盖了尸体。

  随后,郭忠民手执尖刀、木棒,闯入刘长瑞家中及蔬菜大棚内,先后遇到刘长瑞59岁的妻子,36岁的长女,24岁的次女以及侄子、侄媳妇、孙子及外孙女。血冲脑门的郭忠民抡起凶器向他们挥去,12岁的刘家孙子被郭忠民一刀砍死,5岁的外孙女没有被一棒打死,又被扔进井里拿石头活活砸死。一会儿功夫,刘家8口全丧生在郭的屠刀之下,无一逃脱。

  行凶过程被郭忠民的堂兄郭忠仁撞见,郭忠民害怕转身就跑的郭忠仁报案,加之压在心底对堂兄的怨恨,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追上郭忠仁并将其杀死。在砍杀郭忠仁时,郭忠民遭到了郭忠仁老伴和儿子的抵抗,杀红了眼的郭忠民于是又是一顿猛砍,郭忠仁的妻子与长子顷刻毙命。

  16点30分左右,浑身带血的郭忠民拎着滴血的尖刀与木棒,来到村民张宝华的大棚里。正弯腰干活的张宝华没有一点防备,即成为郭忠民的刀下鬼。张宝华先天智商不足的妻弟当时正在睡觉,睡梦中被疯子一般的郭忠民用木棒打死。就这样,在不到1个半小时内,13条鲜活的生命匆匆离开了人世。

两垅地挑起祸端

  此刻,刘长瑞家已空无一人,惟一幸存的老母亲也不知去向。村民们说一家人就这么一顿饭的功夫全绝了,留下个老太太也不知能活几天。一位农民告诉记者,这几天,村民们都不敢从受害者的门前以及大棚中间走过,挑水担粪宁可从村外围多绕上几步。在一个大棚旁,地上还留有一大摊乌红的血迹,尚未干涸,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旁边散落着小孩穿的黑棉鞋,这是刘家外孙女被杀的现场。

  让记者想不到的是,郭忠民在村子里口碑还不错。村民们回忆:36岁的郭忠民,老实厚道,平时不沾烟酒,不赌博不斗殴,踏踏实实过日子,妻子也朴实贤惠,而且他们一直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一位姓张的大姨说,案发第二天,警方在郭忠民家仅现金就找到4.8万元。

  说起案子,同村人多半叹息:“哎!平时挺好一人,怎么到了如此疯狂的地步?”不少乡亲在惊惧叹息之余甚至还有几分同情,连说这人老实,内向,但心胸又有些狭窄,近年的几起纠纷把他逼急了,一时想不开才做出这种事。

  记者了解到,郭忠民共有4个蔬菜大棚,大棚的占地面积是由过去的村委会圈定的,但他家大棚的外沿遮盖了刘长瑞、张宝华及郭忠仁家的大棚。涉及纠纷的地面加在一起也就两垅左右。围绕这2垅地,郭忠民与刘长瑞、张宝华、郭忠仁,多次你告我,我告你,但均无结果。

  这几年,高和尚沟村又多次进行大棚地的重新测量,但郭忠民与另三家在大棚占地上的矛盾始终没有受到关注,土地分来划去,没有一方满意。危机就这样潜伏下来。时间愈长,几家之间的积怨愈深,几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2002年,郭忠民与张宝华家的占地纠纷闹上了法庭,刘长瑞与郭忠仁替张宝华说话,这就成为血案的直接导火线。连山区杨杖子法庭负责人证实,张宝华去年确实告了郭忠民,说郭忠民占了自己的大棚地,要求经济赔偿。此间,法庭多次进行调解,均未取得满意效果。据村民们介绍,在郭忠民杀人的前一天,他收到了法庭的传票,要他第二天出庭。

连杀13人无人制止

  有村民透露,在郭忠民杀到八九人时,已有人看到并向110报警,但由于难于追索郭在村内的行踪,难于意料他会否继续行凶,导致郭最终杀死13人。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暴若雁的说法更让人震惊与沉思:郭忠民作案历时约1个半小时,期间有村民知道郭行凶杀死多人,都拿镐头守在自家大门口,却不敢上前制服凶手。

  暴局长叹息:“村民的自私心理达到了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对此有村民私下告诉记者:知是知道,但眼见着郭忠民杀红了眼,谁还敢吭声,谁出去都会送死。

  在连杀13人后,郭忠民还回家换掉了行凶时穿的衣物,并找一位受害人的婶子包扎了受伤的虎口。郭忠民还对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妇女说,“你人不错,我就不绝你家的根了!”随后,郭忠民趁暮色潜入村南的山沟逃掉了。

血案也许本可以避免

  在葫芦岛市连山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王锦山谈到郭忠民的杀人原因时认为,农村的贫困,农民的愚昧、无知、狭隘是惨案发生的心理原因,农民的法制观念有待加强。另外他还呼吁农村基层党组织应在化解群众矛盾、关心农民生活上发挥更大作用。

  两垅菜地,13条人命,到底是谁之过?

  当前农村中因挖渠引水、因几垅地甚至几寸地而邻里不和、兄弟反目的事已不是个别现象。轻者争吵,重者武斗;而基层组织在化解民事纠纷中软弱无力、久拖不决;群众在纠纷中隔岸观火,袖手旁观也已成为普遍现象。

  13条人命血案何以发生?我们似乎可以从当前农村的大环境中找到更深一层原因。

                     

                           凶犯郭忠民近照

                 

                     图为引起村民纠纷和血案的蔬菜大棚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做任何链接和镜像